推荐资讯

最后更新

相关文章

    无相关信息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
田艺苗: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
时间:2018-12-22 08:39:04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第一句,你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。我在北方的寒夜里,四季如春。我以为,这里的冲突要到歌的末尾才揭晓的,南山有谷堆,北海有墓碑。一个在南方的谷堆(财富)里,却觉得大雪纷飞一般寒冷,另一个在北方为墓碑(永恒)献身的灵魂,寒夜里也觉得温暖。

  之后,人称改成了他,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,因为心里已经荒芜人烟;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,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,我以为这他仍然是我,倾诉心如死灰,借他人之口,不至于尴尬。

  这就是我们爱这首歌的理由。这样英勇的深沉的无私的要命的爱情,就是人们的梦想,就是当年高晓松写我恨我不能献给爱人的生命,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,也是罗大佑唱等遍了千年终于等你到达,等到青春终于也见了白发,倘若能摸抚你的双手面颊,此生终也不算虚假。

  爱到如此具体才有一生痴心,爱到如此悲伤才算爱与生并不虚空。罗大佑,一个主宰我们青春时代的斗士,最后的歌唱竟是如此悲凉沧桑,毫无一丝沾沾得意。我一直觉得《恋曲2000》有点沧桑过了头。他很不幸吗?或许他就是那个年代最不幸的人,独自站在顶峰吹冷风。或许老天送他一份如此巨大的犒赏,也就偏偏让他得不到心里真正所向往?但无论如何,我们对他充满感激,他点燃了我们的青春,并用最后沧桑一曲,告慰我们的半生。

  我觉得他们唱的其实都不是爱情。那是一种宏观的爱,指涉丰富,他们把爱欲、对人间的深情,对土地的爱,对艺术的爱,梦想的求之不得,此生的失望与温柔,统统唱进一首情歌里。让它们对着一个永恒的爱人倾诉,这个具体的偶像,都是为了映照出他自己的深情,某种程度上这个人只能是他自己,是他自己的投射。

  夕爷最懂得他的美。为何我总觉得,他只是说说而已,他并不想真的赢得他。他远远近近看来看去,把自己陶醉在这份未知的爱里面。如此落落寡欢,如此辗转反侧,如此三心二意,如此情深似海。在这冰冷易碎的玻璃之城,人们需要一点爱情来取暖和麻醉。

  我写作的时候喜欢听歌。听歌可以怀念青春,消除疲劳,振奋精神,原谅故人。像我这样一个70后,虽然搞古典音乐,其实一边练习钢琴一边听流行歌曲长大的,这也是不用抹去的事实。流行歌曲是我们的青春,构成了我们的成长史,另一些作家朋友也一样,写文章常常冒出半句歌词,也喜欢照着歌词写句子。

  你问我何时回故里,我也轻声问自己。当年流行这首歌的时候,不假思索跟着齐秦唱,他的声音真好,纯净到令人心碎,又带着那样牵扯的嘹亮,那始终是撒在旷野和风里的声音。后来想起来,大约在冬季,台湾到底有没有冬季呢?这些歌允诺给我们的青春纪念,是否会如期而至?

  流行歌曲塑造的历史与情感故事,映照着我们贫乏的成长,让我们这一辈人看上去总归是无情。这个年代太琐碎,太小,太轻了,它能成全我们的成功,但不能成全我们的爱情。人们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,其实人们来不及思考,爱情已经消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